今天是 欢迎访问凤凰艺都官方网站! 凤凰画材 | 凤凰贸易 | 画材购物网 | 凤凰半导体 | 官方微博
“写意自然”——来自法国塔恩地区艺术家联展

点击查看展览图
展览城市: 凤凰艺都美术馆
展览时间: 2013-06-22~2013-07-19
策 展 人: 杰瑞米、堤桂
参展人员: 阿贝尔•雷斯(Abel Reis)、阿兰•马克(Alain Marc)、克里斯托弗•彭斯(Christophe Pons)、丹尼尔•卡迪尔阿克(Daniel Cadillhac)、丹尼尔•佛塞(Daniel Fosses)、丹尼斯•苗(Denis Miau)、雅克•岳(Jacques Hue)、皮埃尔•莫汉(Pierre Morin)、赫吉•米诺瓦(Regis Minois)
展览前言

前言:

   “画蓝色的天空,哪怕红色的天空,对我都已毫无意义,我要画红色,但那即是天空。”

这段摘自19世纪末艺术运动纳比派成员维亚尔(Vuillard)写给另一位成员莫里斯·丹尼斯(Maurice Denis)信中的话完美概括了伴随着19世纪末现代化崛起对法国乃至世界艺术造成颠覆性冲击的审美革命,这一革命直至今天仍在影响着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画家及艺术家。

如果不回顾现代史,我们就无从谈论法国艺术,也就无从谈论本次展览。何谓法国艺术?或许我们完全可称之为是世界性艺术。法国前卫艺术的历史与世界艺术史交织并进,那批艺术家的影响力是整个一代旅居巴黎,且将法国作为取之不尽灵感之源的俄国、英国、荷兰、美国艺术家群体共同的结晶。

现代主义是个经常被使用,却极少被定义的概念,对其加以理解的必要是为了了解它的重要性,藉此懂得欣赏那个时代的艺术作品。

现代主义随着欧洲的工业化应运而生,是对诸如与古老的雕塑和绘画传统形式形成竞争的摄影等新表现工具出现的一种回应。绘画曾在社会范畴及宗教范畴内被广泛运用为权贵描摹肖像、为圣人歌功颂德、为教堂装饰点缀、为历史教育普及——从此均被摄影加以了取代,绘画则失去了它的社会及文化角色,为世界上新的表现形式敞开了大门。规则崩塌了,绘画就此与学术舞台分离而进行自我的重新调整。如今,绘画得以描绘生活、街道、节庆、乡村,尤其是自然......

既然摄影可以对现实进行完美的复制,那么艺术家则欲做更深入的探索。表现主题丧失了其重要性,艺术家开始更关注于表现的条件。他们自问的不再是‘要表现什么’,而是‘要如何表现’:印象、色彩、动作、材料、线条、光影......曾经一度,手段成为了绘画的主题。它们突破了绘画的传统规则,开创出一片充满可能性的无垠天地。

本次展览中我们至感兴趣的“现代主义”的一大胜利,即是自然由背景向前景的过渡。田野风景告以终结,为了使大自然以其真实面貌加以呈现。

管装颜料和可携式画架的发明使这场革命得以实现,使艺术家也能得以离开画室。就像他们的先辈们一样,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们也选择了自然、室外,与绘画主题的直接接触。我们想起了尤金·布丹(Eugene Boudin)曾向年轻的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发起的邀请,“学习观看,然后再画,画出风景,直接在现场所画的永远有在画室内无法找到的力度与力量。”

在我们看来,东西方的结点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画家以水墨所勾画的黄山与塞尚的圣维克多山之间的概念界限几乎无从辨识。就像塞尚所说,“画家所有的意愿应取自沉默。他应该让他自身所有的预设认识噤声,遗忘,再遗忘,进入沉默,仅仅成为绝妙的回响。那么,在他敏感的画布之上,风景自会铺陈而去”。印象主义画家们对自然的理解和其表现自然的真实性与中国传统审美中的“自然”不谋而合。

印象主义画家就像中国画家一样。他试图消除主观意识,而将自己置于自我表达的敏感性之中。从自然/文化二分法出发,他想从他的体中萃取出文化,以期提纯出自然,提纯出情感。我们这些描画自然的自然绘者会令人联想到印象主义的一句宣言,“要描绘我们所见到的,要忠于它的印象,不要去表现对对象已知的事物,而是要表现从光影强弱中所本能感知到的事物”。这些艺术家是法国第一代现代主义画家灵魂上的后裔,通过实践、作品、色彩,他们继续为一个国家赋予着定义。本次展览的艺术家来自法国西南部的塔恩(Tarn),一个干燥而炎热的地区,一个截然不同的地区,一个与画图卢兹-洛特雷克(Toulouse-Lautrec、后印象主义代表艺术家塞尚、梵高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地区。

同样在他们的作品中,能看到先辈们对他们的影响。阿贝尔·雷斯(Abel Reis)雕塑中对纯粹和完美形式的追求是对让·阿尔普(Jean Arp)和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继承;阿兰·马克(Alain Marc)粗粝的原始主义和不合时宜的材料的使用把我们带回了他家乡的石洞壁画;在克里斯托弗·彭斯(Christophe Pons)如梦如幻的风景中,他用色彩描绘出那个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世界,作为真正浪漫的画家,克里斯托弗将印象主义画家的传统与自然重新连系起来,又像透纳一样在水粉世界中将所有的情感倾于纸上;曾攻读地质学的地质学家丹尼尔·卡迪尔阿克(Daniel Cadillhac)通过矿物、有机物质做成的作品使形状与色彩仿佛浮于昼夜混沌的宇宙之未明黑暗之上;在丹尼尔·佛塞(Daniel Fosses)的作品中,形状、色彩分配或材料则交织成自由奔放的韵律,颜料的动态在画布上跳跃,如同一首色彩的交响曲;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丹尼斯·苗(Denis Miau)用赭石色系所描绘的色彩结构使我们联想到他的家乡,花束、建筑结构和风景通过画家的绘画语言融为一体;雅克·岳(Jacques Hue)热爱音乐,在纸上谱写着罕有的柔弦,他的每一根线条落于纸上,就像一小节音符,节奏、色彩把我们引领入一首美妙的交响曲;对皮埃尔·莫汉(Pierre Morin)来说,肢体的形状只是他使用粉彩色调色盘的托辞而已,热烈的色彩营造出动静,透明的线条营造出抽象感;水中彩色的倒影,赫吉·米诺瓦(Regis Minois)的绘画由好几层组成,每一层揭示着不同的色彩与材料,却共同组成一份邀请之约,去揣摩一方水天一色、天地交融的风景……水中棱镜反射下的自然抽象。

本次展览就像是一个时期的见证,一次从法国到中国的穿越,一场从上世纪艺术中心到今日艺术世界的迁移......继法国之后,中国正日益成为这个星球上见证并创造艺术最令人激奋的地点之一。自不待言,向过往致敬,是为了更好地创造未来。

杰瑞米 Jeremie 


 
推荐画家
展览评论